所庆新闻

历史是一面镜子――李振声在建所5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各位来宾、同志们、同学们:

大家好!

     首先,热烈祝贺遗传发育所50周年华诞!同时感谢给我一个发言的机会。所领导安排我发言的原因,我想是因为我是遗传发育所的一个年龄相对较小的老兵,因为我在钟书记、胡所长等老同志面前,还不敢自称老兵。所以加了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兵。 

     中国科学院遗传选种实验馆于1951年7月成立,8月23日我被分配到实验馆工作。在实验馆工作5年后,我随课题组13位同志一起参加了支援大西北建设的工作。在陕西工作了31年,1987年又被调回到科学院和遗传所。我对遗传发育所两头的情况比较清楚,中间的情况不太了解,所以让我谈感想或体会就谈不准确,不对的请大家批评指正。 

     勇彪所长全面介绍与总结了遗传发育所过去50年的发展历程,机构设置、人才培养、科学成就、平台与基地建设和国内、国际合作等各方面取得的成绩和经验,以及未来发展的战略思考,我完全赞同!我的发言,想换一个角度,对勇彪的发言做一点补充。 

     从遗传选种实验馆开始,在过去的5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力量推动了它的发展呢?我们常说“历史是一面镜子”,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它不仅可以正确的评价过去,而且可以准确的把握现在,同时还可以预测我们的未来!这个问题很大,不是今天能说清楚的,但我愿提出来请大家思考。目的是想促进遗传发育所今后10年再上一个新台阶。 

     我初步思考的结果是,有三方面:一是生产发展的需要;二是科学发展的推动;三是人才的带动。 

     第一,5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亟待发展农业生产以满足人民生活的需要,品种改良是投资少、见效快的有效措施,在这种背景下,再加上人的因素的作用,催生了遗传选种实验馆的的建立。 

     当时建立的遗传选种实验馆,包括了遗传、生理、栽培三个组,两年后因为生理组人员的调整与调出,生理组被撤销,改名为遗传栽培研究室,5年后又因栽培组的13名科研人员调出支援西北建设,于是只留下了遗传组,继续与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发育生物系合作,培育和蓄积力量。 

     第二,50年代后期,分子遗传学迅速兴起,成为重要的新兴发展学科。到1959年,遗传组已经有8年的工作积累,再加上动物所金鱼组的力量,已经构成了建立遗传所的基础,于是遗传所就在50年前的今天成立了。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学科发展推动的结果。遗传所成立后,动物、植物、微生物和人类遗传研究全面发展,做出了一批优异的成果。其中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的,如60年代杂种优势在高粱育种上的应用,显示了“杂交种”在粮食增产中的巨大作用。郭沫若院长为此撰写了“碱地之花”,赞扬杂交高粱的诗篇。时间是1968年1月26日,题目是《沁园春﹒咏杂交高粱》,献给努力进行高粱育种、栽培、推广和宣传工作的同志们。 

     那时,我还在陕西农村蹲点,引种了“晋杂5号”杂交高粱种子16斤,育苗移栽了2亩地,亩产达到1500斤,在宝鸡引起了轰动。这是遗传所名闻天下的开端。接下来是水稻、小麦体培养的成功,带动了全国生物技术在育种中的应用,其他不一一列举。从此,遗传发育所逐步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 

     第三,2001年,中国科学院启动了知识创新工程计划,开始整合优势力量,组建新的研究机构,根据科学院的整体部署,遗传所、发育所、石家庄农业现代化研究所,先后调整、合并为现在的遗传发育所。三所力量的累加、互补与整合,提升了新研究所的实力,同时在院领导与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基础设施、仪器设备、人才引进等又有新的发展,同时产出了一批新的研究成果,到2005年遗传发育所的综合实力晋升为A类。在这一段发展过程中,人才优势进一步显现出来。 

     回顾这50年的历史,不难看出,国家需求、科学发展、人才优势,是推动研究所向前发展的主要动力。 

     对遗传发育所未来的展望 

     我想,从这三方面对遗传发育所的现状与未来前景还是非常光明的。 

     从国家需求来看,遗传发育所的定位是服务于农业可持续发展和人口健康的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从国家需求说,未来十年,对农产品,特别是粮食的需求一定是持续增长的趋势;对人体健康的要求一定是不断提高的趋势。遗传发育所可以为此做出实质性贡献。 从学科发展看,遗传发育所也可能在某些方面做出创新性的重大成果。因为,它有比较先进的实验设施、仪器装备、支持系统、经费保障和科研力量。 

     从科研力量来看,有60名博士生导师,其中40名是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如果说每各组出一项成果就是60项。当然,我们不应以简单的数量来作为评价标准,而是要数量和质量兼顾,而且应该是“质量第一”。 

     所谓“质量第一”就是要有几项在国内、国际有重大影响的成果。根据过去的经验,这样的成果,必然是难度大,需要的时间长,而且需要一个能团结合作、专业互补的团队来完成。从现实的情况看,我认为这是当前应该抓好的一项重点工作,也是今后十年遗传发育所能否再上一个新台阶的关键环节。如果所领导与大家能够共同努力,组织起几个这样的团队,联合攻关,就有可能在某些方面获得重大突破,从而对全所的工作发生带动作用,推动遗传发育所再上一个新台阶! 

     历史是一面镜子,只遗传发育所过去能做到的事情,今后,只要有决心,真抓实干,把功夫下到,就一定能做的更好。 

     祝遗传发育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上一个新台阶!谢谢!下面,我给大家读一下郭沫若先生的《沁园春﹒咏杂交高粱》: 

     “碱地之花,远超纲要,不等寻常,有人培阉种,雄须不育,天然母系,雌蕊孤芳;使之杂交,因而蕃衍,亩产能增四倍强。收成早,更抗虫耐瘠,涝旱两忘。 

     相期备战备荒,首先是精神要武装,把《两论》深研,全心全意,《三篇》朗读,同住同商。二十六天,花期差距,控制提前自有方。循此道,向自由王国,永远飞翔!
”  

 
 
(2009-9-28 点击3075)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3187号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2号,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 邮编: 100101